桑德伯格:成就理想,不一定要和男性成为对立面

来源:四川新闻 | 浏览量:18 次 | 发布时间:2018-12-09 02:37

导语

当越来越多的男性发现,只有准备平等地做家务、照顾孩子、陪孩子做功课,才能找到像谢丽尔·桑德伯格这样才貌出众的老婆时,也许男女在职场上的比例和成就就会接近了。

2011年成为福布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第5名时,谢丽尔·桑德伯格不相信自己该排在米歇尔·奥巴马和索尼娅·甘地(印度国大党主席、团结进步联盟主席)之前,她对前来恭贺她的同事说这个排行榜是“可笑的”。当朋友们在Facebook上转发这条新闻,她请他们删掉链接。总之,她反应过激,有点像我们当年的女班长,面对“最佳班干部”的评选结果满脸通红,用手堵住耳朵,好像你再夸她一句,她就会流下眼泪。

她好像希望逃离一种荣誉。

2014年,谢丽尔名列同榜第9名,米歇尔·奥巴马是第8名。这次她大概不那么难受了,因为她的母亲不会像上次一样打来电话说:“亲爱的,我的确认为你很有影响力,但跟米歇尔·奥巴马比就很难说了。”事实上,连谢丽尔的母亲都不认为她具有这份影响力和荣誉,生怕她被人当成笑话。

虽然排名降低,同2011年相比,谢丽尔·桑德伯格显然更具影响力了。2013年Facebook上市,使她成为一名科技亿万富翁。同时,她在Tedtalk上的讲演已有近5百万的点击,2013年出版的畅销书《向前一步》(Lean in) 为她带来了数以百万计的粉丝,这其中还包括像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和歌手碧昂斯这样的超级粉丝;还有数以千计帮助女性提高职场发展信心的社团以“Lean in”命名。索尼公司也买下了《向前一步》的电影版权。

可以预见,电影《向前一步》会把谢丽尔拍得比她的上司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在《社交网络》中正面,因为她已成为职场女性的新教主。

诋毁她,会让女粉丝们有砸场子的冲动。

招摇撞骗的感觉

谢丽尔对的福布斯排行榜的反应,和她读书期间得到奖学金的故事同出一辙。

在哈佛读书期间,谢丽尔曾获得了一笔未公开的奖学金,其他的获奖同学都是男性,他们很快在班里公布这个消息——这当然是值得炫耀的事。只有她,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到毕业也只有她得室友兼好朋友知道她也获了奖。

为什么希望获得的荣誉不为人知,不愿意朋友在Facebook上转发呢?谢丽尔在她的《向前一步》中有所思考。她大学时听过帕吉·麦金托什博士“招摇撞骗的感觉”(Feeling like a fraud)的讲演,她解释道,“很多人尤其是女性,当她们所取得的成绩被人称赞时,会感觉那些称赞是骗取来的。她们常常感到自己不值得被认可,不配受到称赞,并心存负疚,就好像犯了什么错”。

这种现象也有它的学名“冒充者综合征”(imposter syndrome)。男女都会出现这样的症状,但女性会更严重,也会更多的受其限制。著名美国喜剧演员蒂娜·菲(Tina Fey)也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感觉。她对一家英国报纸说:“冒充者综合征总是让你在两种感觉中摇摆不定:要么自我迷恋,要么就会想‘我是一个骗子!他们都中招了!我是一个骗子’”。

对女性来说,“感觉像个骗子”说明的则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她们始终在低估自己。各项研究都表明,女性对自身表现的评价普遍低于实际情况,而男性则过高地评价自己的表现。希拉里在2014年环球“女性与发展”的讲演中也同样提到过,当她对自己的一个女性下属说,将提议让她升职,她们的第一反应都是:“是吗?我怕自己不能胜任?是不是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如果升职的是一位男性,他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我一定会做好,没有人比我更胜任这个职位了。”不仅仅如此,当一个女性成功,她往往要把功劳归结于外部原因:“运气不错”,“大家的帮助”,“自己真的非常努力工作”;而男性更愿意归功于自己的“天赋”。

谢丽尔也这种感觉中摇摆不定,她一边为哈佛毕业生讲演,为鼓励女性在职场坚持梦想而讲演,一方面,当女性影响力榜上有名,她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名不副实,是不是成为了一个国际笑话。同样,她一直在抵触女权主义者这样的称呼,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从小就有一个“领导的风范”,她觉得“谁愿意听到自己从小就喜欢指挥别人呢”?但一个男性肯定愿意在自己成功以后,听到别人说自己“从小就有‘领导力’,从小就有某种预示。这也源自女性自我怀疑的某种心理暗示,女性的不安全感。

谢丽尔在TEDTalk的讲演被命名为“为什么我们的女性领导者那么少?”。但她的朋友和同事(不管男性还是女性)都警告她职场讲演会伤及她的事业,“因为她会被外界称为一个‘女性首席运营官’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运营者”。换而言之,她会成为“异类”。

但,她从进入硅谷开始就应该是一个另类。

一次她到硅谷开会,非常正式的会议室,并无异样。会议休息时,会议主持人突然很难堪地发现这里没有女洗手间。谢丽尔注意到这家公司并不是刚刚搬近来的,于是问主持人,对方回答:“过去一年,可能没有女性来这里开过会,或者她们并没有用过洗手间。” 一路前行,她目睹了职场中那些优秀女性的离场,体会到科技公司的带给女性的孤独感。

很难了解谢丽尔在男性心中是什么样的形象,作为一个可能是硅谷最成功的首席运营官,一个身家超10亿的科技富豪,2011年她登上《时代周刊》封面,标题是:“不要因为她的成功而恨她”。

让我们做个假设,即便谢丽尔没有质问过“为什么女性领导人那么少?”硅谷也不会忘记她的性别,人们通常对一个成功的男性充满好感,但是认为一个成功的女性并那么令人喜欢。这种质疑,恰巧和女性的自我质疑重合。也许女性的不自信,真正源于自身和社会的双重怀疑。

女性,往往是从自身的感知来观察这个广翰的世界,也是从自身的弱点中发现同类的弱点。今天能够继续在各种场合鼓励女性追寻自己职场梦想、勇敢向前的谢丽尔,曾经也是一个有着“招摇撞骗”的不真实感的姑娘。

让你的另一半成为你真正的“人生搭档”

从小学习成绩优异的谢丽尔格拥有一份无敌简历:哈佛大学经济学学士,MBA。MBA毕业后她曾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当她移师硅谷,曾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的副总裁。2008年至今,谢丽尔是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她加盟3年后,网站员工人数从130人增加到2500人,全球范围内用户数量从7000万增长到7亿,盈利从“有进无出”到每年收入数亿美元。

谢丽尔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有着一个和睦美好的家庭,她的丈夫是前雅虎的音乐副总裁。

这一切看起来如此完美,然而她只是在不完美的世界中给自己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位置而已。在普遍存在男女求职上的不平等、性别偏见、性别歧视的世界上,美国可能是男女相对平等的国家之一,但依然在绝大部分职位上存在同工不同酬的情况,女领导人就更少得可怜。Paypal创始人之一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说过:“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任人唯贤的事,那它一定发生在硅谷。”但就是在硅谷,在最致力于鼓励女性员工的公司谷歌和Facebook(也恰巧是谢丽尔·桑德伯格工作和正在工作的两家公司)他们的男女员工比例都为7:3。

如何突出重围?谢丽尔在TedTalk讲演简明扼要。第一,女性要争取自己能胜任的职位和应得的薪水;第二,找一个愿意和你平等相处的伴侣,共同分担家庭和养育孩子的责任;第三,在得到自己梦想职位前“不要提前退场”。

“让你的另一半成为你真正的‘人生搭档’”也出现在她的书中。这一章节不但极具建设性,还更容易被绝对相信“嫁人是第二次投胎”的中国女性接受。谢丽尔建议女性找到一个尊重她们的伴侣,因为 “这类男性会认为女人应该聪明、有主见、有事业心;他们会重视公平,并做好分担家庭责任的准备。”

梅丽尔·斯特里普领衔主演的《铁娘子》有一个情节,当撒切尔先生向玛格丽特求婚时,年轻的玛格丽特说,“可是我喜欢政治,我不太会做家务……”她先生阻止她说:“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你还可以从事你的政治。”

谢丽尔自己就找到了这样一位伴侣,她的一个女朋友甚至在选丈夫时特地设置测验,来观察对方是不是支持自己的工作。这也是谢丽尔女性智慧的一面:想成就自己的理想,并不一定要和男性成为对立面,而是应该得到自己另一半的支持。

在纠结了很久之后,这位成功的运营官在书中自豪地宣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这一次为女性追随自己的理想和职场成功的女权主义浪潮显然不是以男性敌,而是要把他们拉到拉拉队兼后勤部中。

当越来越多的男性发现,只有准备平等地做家务、照顾孩子、陪孩子做功课,才能找到像谢丽尔·桑德伯格这样才貌出众的老婆时,也许男女在职场上的比例和成就就会接近了。

而且,“家庭也会更和睦”,这也是摆脱了“招摇撞骗”的感觉,成为教主的谢丽尔的亲身总结。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877328.com/detail-fenlei-111602.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